蜂巢十年:沾着泥巴走路,我们早已成为乡村的一部分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有点长,但值得大家付出耐心。因为它不仅是一个个体故事,更是万千创业公司的发展缩影。


这个团队叫蜂巢电商,一家立足于江城武汉的互联网企业、国内领先的农业策划运营商,在三农领域走了十年,一直埋头探路,很少对外讲自己的故事。


“十年磨剑,如今,是时候发出一些声音了”创始人莫夫说


行于乡野  在奔波里惺惺相惜


拍摄没有想象的顺利,前前后后约了两个多月才开机。


原因是团队的7位合伙人,一直都很难聚齐。


今天,翰林在四川大凉山建物流站点,为彝族人民拥抱智慧生活做着最后一公里的努力;


明天,晓斌在云南抢李子的挂果季,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将一个合格网货的种植标准普及给每一个果农;


后天,云峰因为“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验收在即,要在江西与湖北来回奔忙。


还有宸宇、书翊、一飞,早上出门在高铁站打卡,穿过孝感拥抱十堰襄阳,路过荆州去宜昌恩施赶一场会谈,晚上再披星戴月赶回武汉都是常事。


创始人莫夫更是空中飞人,在我们拍摄的四天里,他辗转到过杭州、大凉山、沈阳,最终在利川才跟我们碰上头。


这种长期分散在各地、同事间一年见不着几回的状况,对蜂巢人来说,是一个常态。


从2009年涉足农村电商开始,奔波,就注定会成为他们的关键词。


 

 一县一模式  革新的是自己


我们拍摄的第一站是湖北省的利川市。


“利川模式”是蜂巢电商现已落地的“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经典案例之一。


“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目前是蜂巢电商的主要业务版块。除了利川,团队服务的示范县还有十几个,分布在湖北、云南、江西、四川、河南等省份。



因为有丰富的农村电商咨询策划能力和农产品上行经验,使蜂巢电商在面对电商示范项目时,成竹在胸。


每一个县情都有差异,那么在运营示范县项目时,入口也不同。


比如,大家在短片开头看到的利川网红直播,便是根据利川市多、散而杂的农产品和旅游资源来策划的“利川网红模式”,蜂巢电商的想法是,与其花所有力气来培养龙头企业,倒不如借助时势,让利川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参与到宣传家乡、销售网货中来。


而深度贫困地区——四川大凉州甘洛县的工作重点,则是建设物流站点,打通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最后一公里困境。


6.webp.jpg


如今,蜂巢电商的业务之所以能呈现出如此欣欣向荣的势态,与他们在农村电商领域的十年探索与坚持有关。


蜂巢的这十年,用莫夫的话来说,经历了三个阶段、两个转机。


萌芽初探  在命悬一线里学会坚持


2013年以前,团队的主要业务有两块:


一是开了中国第一家特色地方馆——“淘宝特色中国——湖北馆”,为湖北的网商提供电商的营销服务。二是自己在网上卖农产品。


“某种意义上讲,当时的我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莫夫说。


因为定位不清晰,再加上整个行业都尚在萌芽期,卖家大部分都是家庭作坊,甚至是个人,发货量少得可怜,一个月只能卖出几单几十单,大家没有足够的资金付蜂巢的咨询费用,湖北馆的效益并没有达到预期,公司的资金很快耗干,只剩下了4个人。


莫夫怕耽误大家的前程,他写好邮件,准备放弃湖北馆的经营权限。


可是,已经走过了三年,放弃谈何容易,这封邮件在他的草稿箱放了一个星期都没发出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陌生人的到访,为他们的创业生涯带来了第一个转机。



无路可退 做了行业的拓荒者 


“这个人来自安徽芜湖,说他们这个地方想建一个淘宝的芜湖馆,不会干,说是找到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推荐到我们这里来学习,说我们是全国第一个馆,是最有经验的团队。”莫夫说。


“因为这件事,大家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由于我们走得特别早,当别人还没有进入到行业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三四年的经验了,那么我们走过的这些路,无论是经验还是教训,如果很好地把它总结出来,沉淀出来,梳理清楚,它就是一套最有价值的解决方案。”


讲到这莫夫停止了叙述,他说,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成了这个行业的探路者,我们坚持的方向,是对的。



芜湖馆给的咨询费很少,只有9万块钱,仅够团队四个人半年的生活费。


然而之后,这个需求在全国出现了井喷式的爆发增长。蜂巢在黎明前探索的价值体现了出来,好多人慕名而来,最多的时候,团队同时服务了18家地方馆,业务范围遍布全国。


在后期的发展中,蜂巢逐渐找到自己真正的核心优势,那就是——用前瞻性的技术找到新的场景,做策划、创意,捕捉事件。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案例,便是片中提到的,打开了潜江小龙虾的网销大门。




经过五年跋涉,蜂巢终于有了清晰的定位,那便是——专业的电商营销咨询服务公司。


这时的他们,进入了创业生涯的第三个赛道——助力脱贫攻坚,全方位操盘运营国家电子商务示范项目。


“2017年8月,我们拿到了蕲春县电子商务示范项目。这意味着,我们又一次出发了。”



面对万千沟壑 有了更多使命


“为何如此执着的投身于农村电商领域呢?”我问。


“2010年的淘宝,一共有17个行业,排行第一的是虚拟产品。食品行业排在倒数第三,整个行业的年销售额不到20亿,湖北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可当时在网上交易的只有十几个单品,我觉得农业是有加速度的潜力的。”具有前瞻性的观察能力和敏锐的市场捕捉能力的武汉青年莫夫自信的告诉我。


然而,过去的十年,中国的市场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子商务这个最初的商业载体,已经成长为蓬勃生长的朝阳行业,千军万马的能人志士投身到农村,开网店、做微商、送科技、传智慧等等,上至暮年老妇,下至三岁孩童,问及电商关键词,都能道出一二。


而这时,蜂巢对农村电商领域的坚守,已经不再是因为莫夫当年心中的那个商机。



2018年,云南省北部,绥江县的半边红李子进入丰果期。


绥江是一个人口仅十万左右的小县城,当地适宜生长的水果作物只有两个——枇杷和半边红李子。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后,当地政府与老百姓齐心协力,种下了9万多亩的半边红李子。


2018年,精心培育几年的李子树终于挂果了。


然而,因为事先没有做销售预设,果子在一个月内亟待下树,却没有人买,出现了滞销。


当地政府辗转找到了蜂巢电商。


“我们用七天的时间,帮助绥江的将近六百个贫困户,卖掉了230多万斤李子,发走了六十多个大车。每一斤按照3块钱收,给当地农民创造了六七百万的直接收入。”


短短一周,蜂巢在云南省一战成名!



然而对于蜂巢团队来说,李子滞销这种情况,在他们走过的这十年里,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农民辛苦种出来的东西滞销,而城里的水果却比肉还贵,就种信息不对等、农产品单品供应链不完善的现状,让蜂巢并没有因为解决了李子销售而沾沾自喜。他们,陷入了更深的思考。


“这样的事情参与得多了,慢慢地就爱上了农村,看着一些小卖家和贫困户,因为我们的努力,生活水平得到了改进,就特别自豪,好像这个事情就该我们去做,有了一种使命感”莫夫说。



因为拥抱了更广阔的天地、撞击到了行业更深的隐痛,做为乡村与城市纽带的蜂巢电商,如今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在国家精准扶贫的紧要关头,他们再次引领新跑道,推出了专注于原产地单品供应链服务的田大壮供应链公司,和以乡村振兴为使命的美丽乡村运营商——心宿吾乡品牌。

多年行于乡野,用莫夫的话来说,沾着泥巴走出的道路,让蜂巢电商的步伐更稳健、更坚定。如今,朋友遍布了大江南北的村村县县,我们,也早已成为了广袤乡村的一部分。



注: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监督举报

举报电话:18771594778

邮箱:qcxdsggfwzx @163.com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七里桥大学生创业园三楼